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 -004- 1974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济南市舜耕路28号舜耕山庄望岱楼
联系人:梁经理
联系电话:400 -004- 1974
邮箱:lxj44944@163.com
业內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国债期货新规则今起实施 旨在增加市场活跃度

中金所下调5年期国债期货的保证金,并对交易细则进行调整,主要是为了增加国债期货的市场活跃度。至于这次修订相关规定的效果,还需进一步观察,毕竟市场不太可能在降低保证金之后马上就活跃起来。

财政部公布行政收费清单 目录外可拒缴

为提高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政策透明度,有效制止各种乱收费,日前财政部公布了包括行政事业收费、涉企行政事业收费以及政府性基金在内的三份清单,并明确表示,“目录清单之外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一律不得执行,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缴纳。”

中国首辆永磁高铁下线 最快3年商业化运营

业内人士认为,开发以永磁同步电机为核心的新一代牵引传动系统,对轨道交通牵引技术是一场革命性创新,其商用前景也备受关注。在德、日、法等高铁大国,永磁同步传动系统已经应用到了高速动车组、地铁车辆、低地板车辆、单轨车以及机车调车等领域,大多完成了样机的开发和实际线路的考核,在某些场合正逐步进行小批量应用。

21世纪经济报道:

PPP模式探路:财政部研究拟设PPP融资支持基金

日前,财政部通知下发《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清理甄别办法》,其中提到,认真甄别筛选融资平台公司存量项目,对适宜开展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的项目,要大力推广PPP模式,既鼓励社会资本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并获取合理回报,又能减轻政府公共财政举债压力、腾出更多资金用于重点民生项目建设。

而PPP模式推广工作,目前正在迈向深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财政部已对PPP示范项目进行了初步确定,按初步规划,年内将选取第一批示范项目。

第一财经日报:

二十家大型煤企前三季净亏105亿 应收账款激增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通过对山西、河南、山东、河北、陕西、安徽、江苏等省市二十家大型煤炭集团的业绩统计发现,今年前三季度这些企业的净利润为-105.59亿元,还能保持盈利的煤企只有7家,但也均为微利,同时亏损企业的亏损幅度也在不断加大。

上市银行前三季增速降至9.7% 净利仍超万亿

5家国有大行中,仅农行净利增速超过10%达到10.48%,但明显低于去年同期14.91%的增速。其余四家大行净利润增速均未超过10%,工行、建行、中行和交行净利增速分别为7.26%、7.83%、9.09%和5.78%。

央企财报隐藏招待费 “管理费”下降中有玄机

在管理费用下降的同时,自中国铁建巨额招待费风波之后,越来越多的央企业务招待费等相关数据和科目已彻底消失在财务报表中。部分央企的招待费虽然大幅下降,但财报中的“其他”科目的金额,却在大幅增加。

企业债审核升级 城投债成“绝版恐龙”受追捧

自国庆前夕以来,监管部门出台的系列有关地方城投债管理办法,基本上宣布了城投债即将“寿终”的命运,也正因为城投债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存量和已经获批的城投债正在成为“绝版恐龙”,受到投资机构和券商的追捧。

北上广深土地市场回暖 成交超3700亿北京占半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今年楼市走淡,2014年前九个月,一线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仍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而进入10月后,标杆房企拿地积极,未来若成交企稳,一线城市年底的土地市场竞争将趋向激烈。

证券日报:

“一带一路”方案年内或出台 发力经济稳增长


 

有消息称,9月底上报国务院的“一带一路”规划有望近期获批,而随着APEC会议的临近,加强全方位基础设施与互联互通建设的主题或将促进“一带一路”方案的进一步完善和加紧出台。而“一带一路”建设方案的出台也将激发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新增长点,铁路、公路、航空、电信、能源、文化旅游、商贸物流、金融等多个行业都将因此获益。

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有望再度提升

“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更多用于民生保障。”10月2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上述要求。这意味着继今年财政部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后,有望明年继续提升上缴比例。

中国证券报:

贾康:房地产税明年应进入立法程序

房地产税应在2015年进入立法程序。国务院在将其立法文本转到人大一审、二审、三审、四审的过程中,会有激烈的争论,此外还要征求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如果一年走不完立法程序,就要延至2016年。如果2016年仍不能完成,就会与中央的要求发生背离。

国资委:融资平台不能“翻牌”为国资运营公司

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近日在全国国资委系统指导监督工作研讨培训班上表示,在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过程中,不能将现有融资平台公司进行简单“翻牌”,使这类平台公司变成“走了样”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要探索推动符合条件的国有企业“干干净净”整体上市,不搞拖泥带水,逐步清理整合存续企业和“壳”公司,避免集团公司与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完全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