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 -004- 1974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济南市舜耕路28号舜耕山庄望岱楼
联系人:梁经理
联系电话:400 -004- 1974
邮箱:lxj44944@163.com
业內新闻

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传来一系列振奋人心的消息。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会议期间,宣布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筹建工作已经迈出实质性一步,创始成员国不久前在北京签署了政府间谅解备忘录。中国还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基础设施建设、资源开发、产业合作等有关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

“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这些国家普遍处于经济发展的上升期,开展互利合作的前景广阔。未来10年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8万亿美元或50万亿元人民币。

同时,区别于西部大开发等区域规划,“一带一路”战略将获得国际多边组织以及我国专项基金的资金支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的建设,以及“丝路基金”等,均为“一带一路”提供了资金保障。

8万亿美元资金需求

“丝绸之路首先得要有路,有路才能人畅其行、物畅其流。”11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上特别强调了“路”对于互联互通的作用。

实际上,“一带一路”提出已有一年的时间,目前这一战略规划也取得了很多成果。今年9月,中国就跟上合组织中其他成员国签署了形成国际道路运输网络的协议。

而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习近平对外出访路线也涵盖了“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

自2013年9月,习近平首次提出“一带一路”以来,出访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尼西亚、德国、蒙古、塔吉克斯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国家,访问期间,习近平多次强调双方共建“一带一路”,如中哈共建油气管道建设,加强油气开发和加工合作;中蒙促进亚欧跨境运输;中国与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发展好海洋合作伙伴。

“中巴、孟中印缅、新亚欧大陆桥以及中蒙俄等经济走廊基本构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陆地骨架。”11月11日,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微博)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

管清友认为,“一带”主要是从通路着手,通路所推进的地区基础设施薄弱,提升空间更大,其对接的是西部广阔的腹地,将在交通设施建设和油气管道建设上发力。

其中,交通设施建设包括铁路、公路、口岸、民航。重点方向是中亚、南亚、东南亚。中老、中泰、中缅、中巴、中吉乌等铁路项目可能会优先考虑。中塔公路、中哈公路可能会成为重点改造的路段。

在油气管道建设上,西北、西南、东北、海上都是油气运输的战略通道。这包括中俄、中亚天然气管道,中缅油气管道都会作为重点项目建设。西南电力通道、中俄电力通道都会进行部署,建设或升级改造。

根据相关机构测算,未来“丝绸之路经济带”区域铁路线路总长在1万公里左右,按照目前每公里建设3000万-5000万元的投资额来看,预计涉及总投资在3000亿-5000亿元左右。

据亚洲开发银行测算,2020年以前亚洲地区每年基础设施投资需求高达7300亿美元。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预计,亚太区域未来10年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8万亿美元,潜在空间巨大。

钱从哪儿来

交通基础设施成为互联互通的重点,而推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则需要资金的带动。实际上,早在这次对话会之前,习近平主席就已经主持召开有关会议,研究“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规划、发起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设立丝路基金。

邵宇注意到,在本次APEC会议热身过程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筹建工作已经迈出实质性一步,创始成员国不久前在北京签署了政府间谅解备忘录。

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国家签约,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进入筹备,中国出资500亿美元,持股50%,主要用于“一带一路”上的铁路公路、通信管网、港口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

11月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时指出,发起并同一些国家合作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要为“一带一路”有关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促进经济合作。同时,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还提出成立“丝路基金”,专门用于“一带一路”建设。

而亚洲各国多是发展中国家,普遍缺乏建设资金,关键是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将宝贵的资金用在刀刃上。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外汇储备余额自2012年二季度末的3.24万亿美元逐季上升,今年二季度末已刷新纪录高点至3.99万亿美元,三季度约为3.89万亿美元。

习近平11月8日在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上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

“中国有过剩产能和过剩外汇资产,周边欠发达经济体的基础设施建设则亟须资金,中国利用积累的外汇储备作为拉动全球增长的资本金,同时通过资本输出带动消化过剩产能,这是一个双赢和多赢的互动过程。”管清友说。

习近平还强调,丝路基金是开放的,可以根据地区、行业或者项目类型设立子基金,欢迎亚洲区域内外的投资者积极参与。

 

据《曼谷邮报》报道,400亿美元丝路基金将打通亚洲互联互通的瓶颈,并为周边邻国提供资金支持。而泰国作为同意由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21国之一,已经签署了备忘录,将与中国一起,致力于开展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

“400亿美元来自我国的外储,丝路基金是国家发起的主权财富基金,鉴于投向的是回报周期比较长的基础设施,所以参与的投资者主要还是其他国家的政府基金,也可能会有一些民间资本。”邵宇称。

除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外,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的建设等俱是“一带一路”的资金保障。

管清友认为,“一带一路”的推进同时还有利于扩大在周边区域人民币跨境使用,推广人民币支付系统。对鼓励中资企业在境外设立机构,鼓励沿线国家金融企业来华设立机构也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