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免费咨询热线:400 -004- 1974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济南市舜耕路28号舜耕山庄望岱楼
联系人:梁经理
联系电话:400 -004- 1974
邮箱:lxj44944@163.com
融资借贷

股东信托质押“上瘾” 公司股价或遭“空袭”

 

 

出于融资便利的考虑,近两年来上市公司股东热衷于股权质押,尤其是以信托方式质押的比例呈现上升态势。业内人士认为,在股价下跌日益逼近警戒线时,股东被迫追加质押股份,有的则出现无股可押,导致资金链断裂。当前,部分公司的股权质押风险日益凸显,这类公司容易遭到“空袭”。     

信托质押逐步增多

2013年以来,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科瑞天诚的资本游戏继续。2012年12月4日至2013年1月8日,上海莱士的控股股东科瑞天诚通过二级市场购入公司股票529.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8%。至此,科瑞天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近1.8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8.58%。

而与此同时,上海莱士2013年以来已两度发布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公告,共有5笔,从数量上计算,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已将其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股份全部质押,其中大部分是质押给信托公司做担保融资。

业内人士表示,一旦股价下跌,质押股权的市值低于警戒线,则质押股权方就需要追加股票或保证金,否则质押的股权将被信托公司处置。押上全部“筹码”融资,一方面体现了质押方胆子颇大,另一方面可见其资金非常紧缺,而越是这样越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股东将所持股份进行滚动信托质押,资金链断裂,超日太阳大股东倪开禄正是因此陷入“跑路门”。2012年11月14日,超日太阳公告称,倪开禄及其女儿倪娜分别将持有的公司有限售条件流通股3960万股和3140万股质押给山东国信用以申请贷款,这是倪开禄父女最近的一次信托融资。经过此次质押,倪开禄名下尚未质押的股份只剩16.1万股,而倪娜名下6.51%股份则全部质押。

近两年时间里,倪开禄父女一共进行了21次股权质押,除两次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和一次向自然人抵押外,其余19次抵押融资对象都是信托公司。其间,共有包括国元信托、联华信托(后改名兴业信托)、中融信托、厦门国际信托、五矿信托、山东国信、苏州信托在内的7家公司为其成立过股票受益权信托。目前,除兴业信托全身而退外,其余6家信托公司都或多或少深陷其中。

凯撒股份1月6日晚公告称,控股股东凯撒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有限售条件流通股58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17%,质押给广东粤财信托。截至公告日,凯撒集团共持有公司1088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0.84%。其中,凯撒集团已累计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78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6.52%,此次凯撒集团质押的5815万股占其持有总量的53%。

中国证券报记者粗略统计,2012年全年上市公司股东共进行股权质押超过1800次,其中质押给信托公司的次数超过800次,已超过了同期质押给银行的次数。然而在弱市之下,随着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股价濒临或已触及警戒线,控股股东追加质押已成常态。

质押要求日益提高

1月10日天龙光电发布了一份实际控制人的减持计划,实际控制人常州诺亚科技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600万股公司股票。诺亚科技的此番减持另有“隐情”,乃是股权质押信托触发平仓条件,需要大量资金填补信托质押窟窿。

天龙光电的实际控制人常州诺亚科技早在2011年9月就与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质押合同,以其所持有的公司1250万股限售股及其派生权益提供担保。止损线对应的股价为11.2元,一旦达到止损线,常州诺亚科技则必须提前履行股权回购义务,否则信托公司将行使质权变现质押股票。公告当日天龙光电的股价只有6.72元,早已跌破上述止损线。实际控制人开始减持,使得上市公司遭遇突然袭击,股价或进一步下探。这一事件也给其他上市公司股东敲响了警钟。

2012年股权质押信托产品盛行,主要是因为信托融资机制更灵活,使得上市公司股东在谋求股权质押时,能获得比贷款期限更自由的流动资金。近年来质押股权信托产品逐渐成为信托产品的主力之一。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信托产品风险暴露,信托公司和上市公司股东也愈发谨慎。一位信托界人士指出,股权质押信托对于产品要求日益提高,目前信托产品对于股权质押率的要求是主板5折以下、中小板4折以下、创业板3折以下,并要求有相应的资金和股权补仓。在新的信托产品中,甚至出现了2折左右的质押率。